您好!欢迎光临即讯网! 登录 | 注册

海军节特稿以老兵的名义回到过去

2017/4/23 12:00:26 来源:微看点 责任编辑:无忧生活网
分享到: 更多

    核心提示:来源解放军报客户端作者耿陈图唐建平军迷福利海军节集赞参观军舰看完公众号的推送老郭不假思索点开了右上角把链接分享到了朋友圈又一顺手发到了几个微信群里家庭群同学群同事群挨个

来源:解放军报客户端 作者:耿陈

图/唐建平

“军迷福利!海军节集赞参观军舰!”看完公众号的推送,老郭不假思索点开了右上角,把链接分享到了朋友圈,又一顺手,发到了几个微信群里。

家庭群、同学群、同事群……挨个点完后,老郭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厚着脸皮也分享到了战友群里。再切换到朋友圈,刚刚那条链接还孤零零地待在消息顶部,评论区空空荡荡。

“也是……这个点儿,估计老伙计们都在出操,新同事们还在赖床啊……”老郭喃喃自语,望着链接封面熟悉的军舰,发呆。过了一会儿,自己的状态下面突然冒出一个赞,老郭连忙扒拉,一看,是老伴儿的。还没反应过来,老伴儿的声音从屋子里传了出来。

“老棍儿!进屋玩儿手机!跑完步一身汗不怕着凉啊!”老棍儿是老郭的绰号,因为脾气直、爱犟嘴,多年以来,战友们和老伴儿都这么叫。铁疙瘩里信号不好,多年的舰艇生活让老郭养成了在室外用手机的习惯,哪怕退伍了,一时还是改不过来。

听到呵斥,老郭清醒过来,转过身慢慢进了屋,老伴儿递给他一条热毛巾,嗔怒地横了他一眼,又叹了口气:“这习惯怎就改不了呢?”老郭习惯性地梗了梗脖子,可又好像想到了什么,反驳的话到了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老郭去拿换洗衣服,打开衣柜,那套跟随自己多年的军装静静地挂在柜橱的角落里。

朋友圈多了一条回复,老郭看了一眼,心里升起一股子烦躁。

“你不是刚退伍吗,还用集赞才能进去?”

图/唐建平

尽管老郭不想承认,可自从前年年底退伍以后,好多事情好像都变了。

从一级军士长的身份退下来,辛苦了半辈子的老郭在战友的帮助下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加上丰厚的退休工资,日子很是清闲舒适。战友们都打趣说老棍儿可算是熬出头了,可是他总感觉缺了点啥,他知道和退伍有关系,可他不愿承认,又觉得好像没那么简单,说不清也道不明。

直到去年海军节早上的晨练,老郭被哨兵拦在了港外。

老郭的家距原部队不远,坐车10分钟,跑步正好五公里,爬上离家最近的小山头可以直接看到停泊在码头的老舰,街上车马安顿的时候,还能隐约听到船笛的呜鸣。多年军旅,部队的时刻表早就深刻于心,加上人老了,觉少,0600的早起锻炼几乎成了一种本能。

那天晨练,老郭小跑着上了山,像往常一样靠在一块石头上对着大海压腿。老郭突然发现军港里的氛围似乎比平常喜庆了一些,往常停靠的小勤务船都挪到了其他岸口,剩下的舰艇主桅上都按照最高礼仪标准挂了满旗,码头上,各舰的仪仗队穿戴整齐,好像正在练队列。四月春光,港内外的樱花开了,桃花也都从花骨朵里抽出了身形,和远处五彩斑斓的海军旗交相辉映。

周启青 摄

老郭怔怔看了一会儿,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日期,明白了,今儿是4月23日,海军节。与往年一样,部队大概又将准备开放日的庆典,大批的军属可以被带领进港参观,而官兵们也会在码头上摆开架势,准备整齐划一的仪仗队表演和精彩的特色节目,卯足了劲给节日增色。

不知道兄弟们今年会准备什么节目呢?

想到这里,老郭有些兴奋起来,心已经飞到了港里,腿还没压完就直奔着下了山。刷卡,上车,听着远处的船笛和哨声越来越近,明明是回老单位,老郭心里却有一股莫名的期待。

可刚到门口,老郭就被泼了一盆冷水。

“同志您好!您不能进去!”站岗的新兵礼貌而又冰冷。

“孩子啊,我以前就是这个单位的,去年刚退伍,今天我这士兵证没带,你就让我进去吧啊。”老郭耐心地解释道。

“对不起,您没有证件,也没有人带您,我不能放您进港。”新兵不为所动。

“你这孩子!我入伍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吧,今天过节,我想进去看看!”老郭又好气又好笑,急了。

“您别着急,请出示您的证件,或者让单位派人来接您一下,否则不行。”新兵仍然很有礼貌,脸上挂着稚嫩,却一脸诚恳与坚持。老郭挑不出理儿,有些丧气,心想只能麻烦老战友了,但碍于老班长的身份不肯低头,只说了句“你等着”,就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新兵旁边的班长怕局面不好收拾,扳过新兵对老郭客气地说:“叔叔,您打个电话吧,来了就是客人,只要有人带您,我们不会为难您的。”

听到“客人”两个字,老郭浑身一震,一股烦躁夹着悲伤从嗓子口顺着血液向下蔓延开来,不知是不是因为晨练跑得急了,脚底有些打颤,耳朵也似乎在嗡嗡作响,连手机接通后传来的声音都变得遥远起来。

“喂?喂?老棍儿?怎么了老班长?”

“嘟——”

老郭慌忙挂了电话,茫然失措地站了一会儿,转身走了。

去年的海军节,老郭不知道港里演了啥,谁也不问,战友群里热热闹闹,可他连朋友圈都不敢点开看。

图/唐建平

最可怕的事莫过于,明明好多事情已经变了,可是曾经的习惯还在,告诉你仍然属于过去的生活,而此时的你却已经无法回去。

被新兵拦下以后,老伴就发现,老郭似乎是魔怔了。每天,老郭都把自己那套旧军装穿上,在镜子面前一顿端腿正步;手机的铃声闹钟都换成了军号,连吃饭点都有军号提醒,可每天早上6点整老郭醒的比手机还准时,倒是经常把熟睡或者做饭中的老伴吓一大跳;晨练也就罢了,老郭天天还在广场上绕着圈跑,边跑边喊“一二三四”,中气十足的呼号比广场舞和甩鞭还吸引人,每次老郭一出现,一群孩子就跟着后面兴奋地鹦鹉学舌。

有人问他,你部队的?老郭只是摇摇头,径直跑开了。

这还不算完,原本更喜欢读报看新闻的老郭也时髦起来,关注了一大堆军队相关的微信公众号,有线上活动就猛烈评论,有线下活动他也热心组织。有人问他是不是退伍老兵,他从上次被拦下后就有了阴影,也怕泄密,就支支吾吾地不肯说;有人问他是不是资深的“老军迷”,渴望参军多年却入伍未遂的那种,老郭胸闷委屈,但还是梗了梗脖子啥也没说,可线下活动又要求必须亮明身份,老郭只能神秘兮兮地说自己是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军队杂志退休编辑,整得跟泄密教育视频里伪装身份的间谍似的,领队的那个年轻军官全程最盯防的就是他,深怕老郭是潜伏的余则成,一不留神就伺机偷拍军用装备。

简单来说,老郭用一切行动在证明自己曾是个合格过硬的军人,但他又打死不承认自己是个老兵。

“老棍儿你说你较什么劲哪!”老伴嗔怒道,却是轻轻的。

这一切都发生在去年海军节之后,老郭看着比过去积极热血,但老伴知道,他有心病,那块不服气了一辈子的自尊刺的他心里不好受。老伴看着难受心疼,可知道病因病症,却找不到治疗的办法。

图/马跃川

转眼又是一年,四月份也快烧到了尾巴。

海军节前几天,老郭穿着自己的老作训服出去遛弯。老伴深怕老郭再不打招呼地跑到军港大门前,回头再受什么刺激。掐指一算,今年海军节前一天正好是周六,思前想后,老伴瞒着老郭提前和老郭的徒弟小蒋打了电话,也顺便邀请他们22号那天来家里坐坐,和老郭唠唠嗑,向老班长“汇报汇报”单位的情况。

可电话怎么打小蒋都不接,正纳闷的时候,急促的敲门声传来,老伴一开门,差点吓瘫在门口。

只见小蒋和另外两个战友架着老郭,老郭的意识似乎不是很清楚,身上原本整洁的蓝色迷彩左一块右一块地扑上了尘土和污渍,一抹红色顺着脸颊流到了下巴……

小蒋急得直吼:“嫂子!别愣着了!先跟我们去医院!”

几个小时前,老郭晨练完突然心血来潮,又想去单位看一看,不进港,就那么远远地看一眼自己的舰也好,没想到上了公交车后,正好看见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前段站着小蒋。

老郭估摸,小蒋大概是前一晚家属来队,大早上正往回赶呢……这小子,当年刚入伍的时候屁大点小孩,现在都娶媳妇儿了。心想着,老郭就要去打招呼,可刚往前走一步,他就发现了不对劲——站在小蒋后面那小子怎么鬼鬼祟祟的?还贴的那么近?正疑惑着,老郭看见那小子把小蒋的身体当掩护,匀出一只手来,伸向了小蒋身边那个妇女的兜里。

小偷屏住呼吸,全神贯注地夹紧了两根手指,一点一点地把钱包从兜里蹭了出来,刚要得手,一只苍井有力的手一下子握住了他的小臂,小偷慌忙抬眼,看到了一张阴沉严肃的脸,慢慢地摇头,脸的主人还穿着一身迷彩,空气仿佛一下子凝固住了。

胡嘉 摄

这时,公交车到站停车,车门随着一声沉闷的吐气声倏忽开了,小偷反应过来,借着刹车的惯性,一下子甩开老郭,大叫一声,夺门而逃。小蒋回了头,看到老班长一脸阴沉,有些不明所以;那个中年妇女也回了头,发现钱包不见了,急得失声惊呼。

老郭跺了跺脚,来不及和小蒋打招呼了,看着小偷下车,他也闷头赶了过去,在那小子后面穷追不舍。跑出一段,小蒋这时也反应过来,安抚好妇女后,他也跟了上去。

小偷虽然是年轻小伙子,但论体能,哪比得上天天爬山跑步的老兵,没多远,老郭就追到了近一臂的距离,那小子跑得不快,心里又慌,腿肚子跑着跑着就抽了,脚下一软,瞬时栽倒在老郭面前,老郭扑上去按住小偷的一只手,抢过那个钱包,可还没等钳住另一只手,一块石头对着头就砸了过来。

老郭听到了类似于西瓜被击打后发出的闷声,随后就是剧烈的疼痛,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直窜,眼前一片模糊。从头上流下温热的液体,一股子铁锈味顺着嘴角钻进了口腔,老郭感觉握着钱包的手又是一空,就不管不顾地往前一扑,死死地抱住小偷就是不撒手……

挂号,急诊,止血,上药,小蒋他们一直守着,直到安顿好老郭,确定他没有生命危险后,已经到了半夜。那个丢了钱包的妇女不知从哪打听到的消息,急匆匆地赶来要看看老郭,

推开门,老郭的老伴坐在床边,握着老郭的手一句话不说,直掉眼泪。

赵向虎 摄

两天后,老郭醒了过来,头疼得厉害。

看着对面镜子里被扎成棍子一样的头,老郭梗着脖子哭笑不得……倒不是不服气,而是脖子上的固定器只能让他这么梗着,连照镜子都像是横着眼睛瞪自己。不比当年了啊!现在受伤都这么狼狈。

费力转过头,老郭看到床头柜上摆满了果篮和花,有的都摆到了地上。老伴在一边,半个身子趴在床边,睡着了。

老郭抚摸着老伴的手,有些心疼老伴。这一年来,自己折腾了这么长时间,老伴看在眼里,一定也不好受吧?这些老郭心里都清楚,可他也说不清自己到底在跟谁较劲,只是隐隐有些慌张,有些害怕,又有些孤单,而这些感觉自从退伍后就一直如影随形。可那天追出去的时候,石头砸在脑袋上的时候,那个妇女无助地看着他的时候,老郭好像一下子被打明白了,他突然感觉到自己并不是没用,自己还能被周围的人需要和尊重。

尚文斌 摄

正想着,老伴也醒了,看到老郭夹着脑袋坐着思考人生,虽然很担心他,但还是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看你那样,看你以后还瞎折腾不!”

“死老婆子,还想说你辛苦了,结果一醒过来就嘲笑我。”老郭笑骂道,语气却温柔释然了很多。

老伴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站起身拉开抽屉,拿出了一面锦旗,慢慢展开,上面写着几个金黄的烫金字:“老兵英雄,见义勇为”。老伴说:“人家受了你的帮助,都过来看你好几次了,本来还要给钱让我给拦下来了,最后说啥也得把这个递到你手里,”老伴顿了顿,又问,“咱留着这个也没啥用,你说咋办哪?”

老郭摸着“老兵”两个字,久久没有说话。半晌,问了老伴一句:“今儿几号啊?”

21号啊,咋了?

海军节又要到了啊……老郭眯着眼,说:“老伴,咱把它送给我原来的舰上吧?”

老伴有些不解。

“我始终是那里的兵啊……”老郭看着窗外,阳光正好,樱花开得正盛,一扫春末绵绵细雨带来的忧郁,咸咸的海水味儿若有似无地漂浮在空气中,阳光里的一切似乎都找到了归宿,准备迎接绚烂炽热的夏天。

(图片来源:中国军网 中国海军网 三剑客)

^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